財政部唯一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網絡發布媒體 國家級政府采購專業網站

服務熱線:400-810-1996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采購

一則美國律師服務政府采購爭議案的啟示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阁 www.jzwaa.com 2019年11月11日 09:11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打印

  ■ 焦洪寶 

  律師法律服務購買常見于政府采購項目,政府利用財政性資金通過政府采購程序確定專業化的服務供應商,以滿足政府實施行政管理過程中的法律服務需求或者滿足面向公共民生的法律服務需求。在國際社會中,政府購買法律服務是通行的做法,除了大量的律師以政府雇員的身份活躍于各類政府部門以外,外部的律師事務所也經常作為法律顧問為政府提供法律服務,包括為政府立法、行政事務管理、爭議解決等專業法律事務提供服務,還包括在政府資金支持的情況下面向適格公眾提供法律援助等公共法律服務。 

  在國外,關于政府采購律師法律服務的爭議案件不在少數,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就曾因采購律師法律服務與一家律師事務所發生爭議,被落選的律師事務所起訴至專門審理政府索賠糾紛案件的美國聯邦索賠法院。 

  美國政府采購法律服務合同情況 

  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是一家聯邦政府機構,1965年成立,負責促進美國的住房及都市發展。其主要工作是提供貸款保證,幫助中低收入者改善住屋狀況及從事市區整建計劃。美國私人購房者購買家庭唯一住房時會獲得抵押貸款,而貸款仍有不能回收的風險,這時經過美國聯邦住房管理局審核,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會為該家庭唯一住房貸款提供還款保證以幫助私人購房者獲得貸款。而當這些經聯邦住房管理局批準的貸款違約時,貸款銀行就會取消房屋贖回權,即收回抵押的住房,并將該住房轉讓給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通過這種機制,住房和城市發展部每年會獲得數千套住房的所有權。住房和城市發展部會雇傭專業的律師事務所作為服務供應商來管理和銷售其擁有的住房。本爭議案件就發生在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采購法律服務的項目中,提供法律服務的律師事務所為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名下坐落于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的住房提供管理和營銷服務。 

  20038月的一次招標中,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就其所管理的遍布美國24個地理區域的住房尋找管理和營銷服務供應商。住房和城市發展部設立了費城、亞特蘭大、丹佛和圣安娜四個住房所有權管理中心,其中費城中心管理的第二個地理區域(以下簡稱“P-2地區”)即屬于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在當年的那次服務采購中,美國查普曼律師事務所就中標結果提出異議并啟動了訴訟程序,經過長期的訴訟,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兩次修正了采購決定,至20061219日同意由查普曼律師事務所為P-2地區的住房提供從200711日到20071231日為期一年的管理和營銷服務。該服務合同要求,政府有權選擇對該一年的服務期做不超過四次的延期,同時,和其他所有地區的服務合同一樣,查普曼律師事務所合同的第H.2條也規定了政府有權增加服務所覆蓋區域的選擇權條款,即為“政府能夠以合同修改的方式單方面地增加合同中的服務區域。增加服務區域的價格應該和之前區域價格一致,如果有任何改變造成之前商議的價格增加或減少的,承包人可以自收到書面改變通知之日起30日內主張作公平的調整?!?/span> 

  住房和城市發展部的采購合同官莫林·穆斯利援引與業績相關的問題,確定住房和城市發展部不會行使與查普曼律師事務所續約的選擇權,并在20071228日以書面形式通知了查普曼律師事務所。除了135天的過渡期外,查普曼律師所的合同于20071231日到期。因此,查普曼律師事務所管理的P-2地區的資產正處于“轉出”階段。根據“轉出”程序,查普曼律師所從200811日至22960天內可以繼續接受新的工作任務指派,但在接下來的75天里,新的工作任務將指派給繼任者,查普曼律師事務所繼續管理其原有庫存中的房產。2008514日,合同期滿135天后,查普曼律師所的工作將全部結束。 

  政府采購爭議的引發 

  200817日,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單一家庭資產管理辦公室的董事萬斯莫里斯建議利用H.2條款將P-2地區的法律服務工作內容轉移給現任的有充足履約能力的管理和營銷服務供應商。由于P-2區域存在大量房產,莫里斯建議將該區域劃分成兩個區域,一個是俄亥俄區域,一個是密歇根區域。莫里斯還想將現任承包人的履約能力以評分列表的形式加以體現,他的方法最終被采納。 

  莫里斯還引入了一種方法,根據業績得分和履約能力將現任的適格供應商納入一份短名單,后來這種方法被負責在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管理和營銷服務采購工作的合同員所采納。在實施過程中,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并沒有單方援引H.2條款來直接擴大供應商的服務,而是詢問四個被挑選出來的供應商是否愿意擴大服務區域,如果愿意,請他們在2008118日就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區域給出每個區域的服務報價。在確定了哪個價格對政府最有利之后,住房和城市發展部于2008131日援引了第二條款來修改其中的兩個合同。 

  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區的法律服務終止后,住房和發展部采取了直接擴展既有采購合同的方法,重新選用了這兩個區域房產的管理和營銷供應商,而沒有重新啟動新的政府采購項目,使得查普曼律師事務所沒有機會重新通過政府采購程序競爭這兩個區域房產的法律服務合同。2008117日,查普曼律師事務所提起了本案的訴訟,聲稱自己已經準備好并愿意繼續為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區域提供服務,而住房和城市發展部不適當地排除了他們提出投標報價的機會,故訴請求法院要求發布禁令而停止住房和城市發展部以修改合同的方式將該兩個區域的法律服務工作交給現有其他區域的服務供應商,或者禁止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在排除了查普曼律師事務所參與競爭的情況下開展該項服務采購競價工作。 

  聯邦索賠法院對本案的審理 

  聯邦索賠法院有權管轄有關政府采購合同授予前和合同授予后的抗議,本案中,查普曼律師事務所不是抗議一項合同授予行為,而是主張政府機構沒有遵守美國《合同競爭法》關于政府采購服務項目的競爭性確定供應商的要求,此類訴訟要求法院強制政府采取措施令潛在供應商獲得充分和公開競爭的機會,屬于法院的管轄范圍。法院根據行政程序法中提出的標準來評議政府機構的行為。根據行政程序法,抗議者可以基于兩個理由對政府行為提出異議。第一,采購部門的決定缺乏合理依據。第二,采購方法和程序違反了法律法規。 

  法院認為,《合同競爭法》給政府機構施加了在政府采購時實現充分和公開競爭的責任,然而,這種要求不適用于在既存合同范圍內和條款之下的合同修改。判斷修改是否超出了原始合同的范圍,法院采用“主要改變原則”。當政府對合同作出大幅度修改,致使供應商履行責任時同以往交易時相比有了實質上的改變時,這應當算作是主要修改。如果合同超出原始采購范圍做了實質修改,那么就要適用《合同競爭法》的要求。因此,法院應該審查供應商是否被告知改變發生的可能性,供應商是否已經預測到修改內容。本案中,修改的合同要求供應商為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地區提供同他們為其他地區所提供的一致的服務,這一點并無爭議。僅有服務區域的擴張和價格可能發生改變,這兩個改變是可以預見的。每一個管理和營銷服務合同中都有H.2條款,允許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可以通過合同修改方式單方面增加服務區域,所有的供應商都可以預見到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這種合同修改的可能性。 

  為了抗辯住房和城市發展部表述其有修改合同的權利的觀點,查普曼律師事務所主張,政府招募最好的現任供應商的行為不能被認定為是修改既有合同的行為,而是在通過招標訂立一份新合同。然而,查普曼律師事務所的主張沒有抓住要點。當適用主要改變原則時,法院主要關注將做的工作特征和修改是否在原供應商的預期內。如果在修改合同之下的工作沒有實質上的不同,同時供應商被告知了合同改變的可能性,這種修改就是在原有合同的范圍內進行的修改。法院不會在政府機構修改合同的方法上強加額外的限制。住房和城市發展部認為在修改之前調查了解潛在各供應商可接受的報價比在事后收到公平調整的請求對他們更有利,法院無權質疑這種方法的妥當性。無論如何,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對有限的合格供應商的選擇都不應當是隨機的。在本案中,住房和城市發展部編制了一份所有在任供應商的名單,并根據過去的業績評級和能力將該名單范圍縮小到四家律師所。他們是想知道誰愿意以最低價格來提供新增的服務。通過這種方法,他們就能以低價找到一個熟悉工作的供應商。這是一種修改合同的方式而不是創造一個新合同,只要修改在原始合同范圍內,那么法院就應該尊重這種決定。 

  最后,查普曼律師事務所主張其應該在潛在的供應商范圍之列,如果它曾被考慮并得到公平評價,它就已經得到了那份工作。然而,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已選擇其與查普曼律師所的合同在20071231日到期,所以在他們尋找有資歷的供應商并讓挑選出的四家供應商提出價格提議時,查普曼律師事務所已經不在可以修改合同增加服務區域的現任供應商之列了。住房和城市發展部是否公平地評價了查普曼律師事務所的履約表現,結束與查普曼律師事務所合同的做法是否適當都不是本案的爭議,查普曼律師事務所有權依照合同爭議程序另行起訴?;諫鮮隼磧?,法院駁回了原告查普曼律師事務所的訴訟請求,支持了被告的主張。 

  對我國服務項目采購評審的啟示 

  服務項目的政府采購在評審中往往面臨著評價標準設置的困難。因為服務具有無形性、一次性的特點,服務的提供與服務的消費往往是同步的,具有不可儲存性,也因服務接受者的個體差異而對服務感受有所差異,使得服務質量本身難以評價。而因為服務與服務提供者具有不可分割性,在政府采購服務項目中,對采購對象即服務本身的遴選評價往往最終演變成了對服務提供者的評價。在筆者接觸的許多政府采購律師法律服務項目中,它們的評標標準設定除了強調報價低以外,很多評分標準都設計為律師事務所辦公面積有多大、擁有多少注冊律師、擬派服務團隊律師有多少年的執行年限、有多少類似的過往工作業績等諸如此類的服務提供者本身的評選依據,然而服務提供者的水平與將要提供的一次性服務的水平是否會相符,是具有不確定性的,因為其所提供的服務是在將來發生的。相比于貨物和工程的采購,服務采購供應商的遴選更顯困難,因為對將來服務本身的評價是盲目的。這可能會造成一種現象,即通過評審確定的看似很“靠譜”的服務提供者,在將來提供的服務中卻未必能讓采購人滿意,且服務質量的考評因服務的不可存儲和受眾感知差異而難以進行。 

  前述美國律師事務所提起的政府采購爭議案件中,我們看到美國政府部門在選擇住房管理法律服務供應商時并沒有全面對每一年度的服務內容開展重新招標采購,而是在采購合同中規定了有權續期的條款和有權調整增加服務內容的條款。這種合同條款的設計能夠賦于采購人較大的自由選擇繼續訂約的權利,可結合實際履行合同的情況做出決策。本案中的采購人整理同批次服務采購合同的法律服務供應商的實際履約表現,行使既有合同中規定的擴展服務范圍的選擇權,做出符合政府方最大利益的決策,這一舉措得到了法院的認可。但正如提出起訴的律師事務所所抗議的一樣,這一做法可能排除了全面競爭而帶來負面影響。這如同我國很多地方在開展物業管理服務的政府采購項目,在進行一年期的采購后允許做不超過三次續期一樣,本案中的美國住房管理服務合同的續期也以不超過四年為限,這種制度設計應當是均衡政府采購競爭性與服務采購評審的盲目性所必要的。 

  (作者單位:天津外國語大學) 

  小編有話說 

  本案雖發生在十幾年前的美國,但由于我國政府采購制度的建立晚于一些發達國家,此案對于服務類采購合同內容的設置仍有較大的借鑒意義。同時,歡迎讀者朋友們將關于國外政府采購的有益做法撰寫成文,投稿至本報。